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主办
服务热线:400-811-9908    操作指南
首页>参考资料>正文

评论:以开放型经济体系推进全方位改革

中国经济要转型升级,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提升我国在国际分工体系和全球产业价值链中的地位。中国对外开放的战略目标从“出口创汇”转向“价值链升级”,战略重点从制造业为主向服务贸易、投资规则制定拓展,战略内容从“引进来”为主转向“双向”开放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必须推动对内对外开放相互促进、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结合,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加快培育参与和引领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以开放促改革。

经济全球化将催生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

近年来,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联合诸多中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地区)展开了新一轮的区域性、全球性双边、多边国际经贸谈判,主要包括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TI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协议)、PSA(多边服务业协议)、美韩FTA(自由贸易协议)、日韩FTA等,中美之间也在开展BIT(双边投资协定)谈判。这些谈判所形成的决议将形成新一代高标准、高规格的全球贸易和服务以及投资规则,经济全球化将是一种新的形势和格局。在全球经济治理框架中,投资体系尚无具有广泛性和约束力的全球投资协定。美国、欧盟和其他发达国家在关于国际投资七项共同原则上达成共识,于2012年开始全球投资治理体系的构建。同时,为绕开陷于僵局的WTO多哈回合谈判,美国和欧盟主导了PSA谈判,推动达成更高标准的服务贸易协议。目前已有48个国家和地区加入了PSA谈判阵营,覆盖了全球70%的服务贸易。在东亚地区,2007年4月,美韩签订了双边贸易协定,建立双边自由贸易区(FTA)。美韩FTA的实施直接导致中国的贸易利益流失和FDI(外商直接投资)的减少。日韩两国已于2003年12月开始FTA谈判。若日韩FTA成立,将使中国的贸易利益受到更大挤压,也使中日韩FTA谈判更加困难。

从“出口创汇”转向“价值链升级”

2012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对141个国家和地区的4425家境外企业进行直接投资,累计实现非金融类直接投资722.2亿美元,同比增长28.6%。中国的工业化发展已从商品输出阶段进入了投资输出和服务贸易输出阶段。但在现有的国际经贸架构中,中国对外投资仍存在不少障碍。以中国和美国的双边投资考察,到2011年,美国对华实际投资676亿美元,而同期中国对美投资不到300亿美元。从排名看,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外来直接投资国,而中国直接投资在美国仅排在第25位,中国对美投资总量占美国吸引外资总量不到1%。就服务贸易而言,2012年全球服务贸易4.3万亿美元,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约为19.1%。而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贸易国之一,服务贸易占全球的比重只有4%左右,甚至不如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在国际金融领域,中国也面临着迫切的扩大开放需求。中国现在的国际金融模式是以外汇储备的方式输出储蓄,以吸引FDI的方式引入资本。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对外输出了1.74万亿元的资金,不仅没有收到利息,还支付了1270亿元的保管费。2005年到2012年,中国国际投资的净资产收益率是-5.68%。利润是由资本产生的,中国输出储蓄,然后转换成别国的资本进来,利润就流到其他国家去了。从工业化发展阶段及人均GDP发展阶段考察,中国已进入了投资输出和服务输出的阶段,目前的主要障碍在于金融管制(资本账户不开放)。中国经济要转型升级,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提升我国在国际分工体系和全球产业价值链中的地位。中国对外开放的战略目标从“出口创汇”转向“价值链升级”,战略重点从制造业为主向服务贸易、投资规则制定拓展,战略内容从“引进来”为主转向“双向”开放。可行的操作机制就是大力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构建有利于引进高端生产要素和企业的投资环境和服务贸易环境,同时也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创造更有利的外部环境。

主动参与新一轮国际经贸框架制定

面对国际经贸变局以及我国比较优势、发展阶段的变化,我国必须抓住全球经济深度调整转型的机遇,在规则制定初期就主动进入、积极作为,从国家利益原则出发参与新一轮的国际经贸规则制定。

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实质是转换行政管理理念,确立公开透明、法治规范、有限管理的治理理念,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提高管理质量和效率,降低经济运行成本,激发国内外企业投资经营活力。转变政府职能并非削弱政府的作用,而是构建一个规模更小但效率更高的政府。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方向是朝着如何让经济结构更加合理、如何保证有效竞争和社会公正方面演进。其中一些关键节点是从与计划经济体制相适应的生产为导向的思维转向与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以服务为导向的思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平衡政府和市场边界;从低水平低效率行政管理转向廉洁高效服务行政管理。

扩大和深化投资领域,服务贸易领域和金融领域的开放也是符合市场发展和经济开放的内在规律要求,同中国的经济转型发展和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的改革方向是兼容的。扩大和深化开放使中国企业获得对等的国际化发展机遇和条件,激励中国企业提高技术创新能力和竞争力,推动企业制度和市场体制的完善。金融开放可以推进金融产品创新、交易模式创新、监管体制创新,更重要的是试验风险可控条件下资本项目可兑换,促进金融深化和市场化,适应开放型经济和完善现代市场体系的发展需要。

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是相互联系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主要任务和措施就是围绕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而展开,通过自贸试验区的运行,对接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促进行政管理体制和经济体制深化改革。以此标准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

分享到:
0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主办  北京国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运维  

京ICP备1003014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502002811号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